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正文

【纪实作品】假扮“矿老板”深入虎穴、大海捞针破获持枪抢劫案…这位刑警重任在肩,惟行惟勤



发表时间: 2022年4月29日15时15分已阅读:48 次文章来源: 榆林市公安局 发布机构: 榆林市公安局


假扮“矿老板”深入虎穴

“钱带来了?”
“带来了。”
“多少?”
“二十万。”
一个长着枣核形长脸的男子瞥了一眼买主手里的黑色塑料袋,嘴角挂上一丝笑容,满意地点点头。
“货呢?”买主把黑色塑料袋交给长脸男子,要求验货。
“急啥呀,兄弟,先坐坐,喝口茶再说。”长脸男子给身边两个人使眼色,放下跷起的二郎腿,掐灭烟蒂,端起茶壶倒了一杯红茶,推到买主面前,“货没在这里,分开放着,一会儿带你去看看。”
“当真?你可别耍什么花样!”买主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瘦小男子,乌黑头发,四方脸,五官棱角清晰,目光炯炯有神,显得精干利索。
“放心,喝完茶咱就去看货。”长脸男子拿起手机,给刚离开的两人吩咐几句,就挂了电话。
大约五分钟后,长脸男子的手机响起,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周围正常,没人跟踪。”
长脸男子挂了电话,对买主招招手:“走,我们这就去看货!”
迎客宾馆是老高川镇一个很不起眼的宾馆,位于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城四十多公里的镇东边,远离镇中心繁华地带。就是在这个地方,刚刚秘密达成了一笔二十万元的雷管炸药交易。
长脸男子带着买主下了宾馆三楼,上了一辆奔驰越野车。车子在街边的小巷里兜了一阵圈子,最后停在一家民房门口。
“跟我来。”长脸男子下车。
买主跟着他进了民房,又下到一个漆黑的地下室。借着手机电筒的亮光,看到了放在墙角的一个蛇皮袋子。长脸男子小心打开袋子,里面露出几十根雷管。
“看到了?”长脸男子小声说,“这只是样品,你要的货随后让人送来。但你必须听我指挥,绝对保密,万一走漏风声,我们都跑不脱。”
买主信誓旦旦:“没问题!现在矿上正缺这东西,只要你能搞到货,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上午十点半,买主坐上长脸男子驾驶的越野车,在大山里东绕西绕。远远望见山顶有座废弃的寺庙,越野车就停在山脚下的一条深沟里。一辆灰色小轿车早已等候多时,车上下来两名男子,打开后备厢,露出六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子,打开其中一个袋子,里面装的全是雷管。
这是一个三面环山、远离国省道的偏僻山沟,山顶那个寺庙早已没了香火,只有一条崎岖的小路蜿蜒而下。
“叫你的车来,我们在这里交货。”长脸男子对买主说。
买主掏出手机,不知跟谁说了几句。挂断电话,他对长脸男子说:“我们的车马上过来。”
片刻,一辆黑色桑塔纳小轿车驶过来,车上下来三名青年男子,直奔那辆灰色小轿车。长脸男子和买主也下车走了过去。
“都不许动!我们是警察!”就在灰色小轿车后备厢打开的一瞬间,买主一声令下,三名便衣警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灰色小轿车上的两名男子扑倒在地,“咔嚓”上了铐子。长脸男子拔腿就跑,转瞬被买主干净利落地放倒。
“把他们带回局里,注意切断他们的通讯联络!”买主对三名便衣民警命令道。
“是,韩队!”
韩队,就是韩广川,时任府谷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长脸男子做梦都没有想到,拿着二十万元孤身跟他交易雷管炸药的买主竟会是警察。更没想到,他还有一笔更大的生意就要栽在韩广川手里。
初战告捷,韩广川的精神并没有放松,心里那根弦反而绷得更紧。接下来要交易的是十多吨炸药,另有七名犯罪嫌疑人没有抓获。如果刚刚被抓的三人给他们报信儿,这笔交易就会泡汤,七名犯罪嫌疑人也会闻风而逃。
按照上午长脸男子在宾馆给他的联系方式,他打通了交易炸药的接头人的电话:“师傅,几点交货?”
“不急。听说最近公安有动静,交易要暂缓一下。”
韩广川心里一惊,莫非走漏了风声?这么快他们就知道出事了?再一想,不对呀!被抓的三名嫌疑人的手机已被收缴,根本没机会通风报信儿。毕竟是有风险的交易,交货人肯定很警觉,也许他们只是习惯性谨慎而已。
一小时后,对方打来电话:“为保险起见,你和我们的人先到派出所打探一下。”
派出所的民警都认识韩广川,万一有人叫他一声“韩队”,身份不就暴露了?但也不能不去,不然更会引起他们的怀疑。韩广川将计就计:“好吧,我跟你们一起去!”
一辆越野车很快赶到,车上坐着两个陌生小伙儿。韩广川带着他俩到了老高川派出所。在门口,韩广川对两人说:“派出所的人我熟,你俩先在这里等着,我进去找熟人问问。”他走到值班室门口,趁两个小伙儿不注意,突然拐进了一侧的卫生间。
几分钟后,韩广川出来了。两个小伙儿问:“怎么样?”
韩广川回答:“他们说最近没出啥事。咱们抓紧时间吧!”
“师傅交代了,为了以防万一,你得跟我们一起去交货地点。”其中一人说。
韩广川暗暗为难,跟着他们,怎么跟战友联系,怎么指挥抓捕行动?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没有表现出任何迟疑,跟着两个小伙儿上了越野车。
越野车开到了远离村镇的荒山野岭,先后停了四个地方。一路上,两个小伙儿紧紧盯着韩广川的一举一动,生怕他跟外界联系。夜长梦多,韩广川心急如焚,但表情一直保持淡定,也不催促。
转悠到了下午三点半,越野车才在一条小道旁停下。这里停着一辆大货车。一个小伙儿下了车,四下望望,小声对韩广川说:“就这儿了,赶紧叫车接货。”
韩广川点头:“好,我这就叫矿上的卡车过来。”
卡车还没到,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掏出手机一看,是父亲打来的。他顿时紧张起来。父亲轻易不给他打电话,一定是有急事,可他此时又不能接听这个电话,只好挂断。片刻,电话又响了,这回是妻子。肯定是家里出什么急事了。
两个小伙儿和卡车上的五个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他身上。“谁来的电话?咋不接?”
“年底了,都是要账的。”韩广川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话音刚落,一辆卡车驶了过来。韩广川观察一下四周的地形地貌,指挥卡车停在货车外侧,堵住路口,接着给车里人一使眼色。车里的六名便衣民警会意,稳稳当当开门下车,待各自找好目标,站好位置,突然发难,同时动手,七个嫌疑人立刻趴下六个。
一直站在韩广川身边的小伙儿见势不妙,一把拽住他的胳膊:“警察来了,还不快跑!”
韩广川就势抓住他的手腕一扭,小伙儿“哎呀”一声跪在地上,束手就擒。
这一幕发生在2010年12月21日。

这天,韩广川受命化装成私人煤矿老板,打入犯罪团伙内部,与非法贩卖雷管炸药的嫌疑人周旋,里应外合,一举擒获10名犯罪嫌疑人,缴获雷管6700余枚、炸药1400箱。

大海捞针破获持枪抢劫案

“啪!啪!”两声枪响,两名戴头套的男子从一辆霸道越野车上抓起一个鼓鼓囊囊的白色尼龙袋,迅速上了后面一辆黑色桑塔纳。桑塔纳车顶闪着警灯,拉响警笛,180度掉头,沿着301省道风驰电掣般朝府谷县城方向驶去。

2008年5月29日早上9点多发生在府谷县301省道商业煤检站附近的这一幕,被路面上一长排拉煤车的司机目睹,他们还以为这是在拍惊险片。谁也没想到,枪响过后,越野车上两人当场毙命,刚刚从银行取的200万元现金被劫。

半小时后,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韩广川带领民警赶到现场。一下警车,韩广川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越野车前车窗半开,车内惨不忍睹,驾驶员和后座乘客均被击中,殷红的血液从车门缝隙流到路面上。

发生持枪抢劫杀人案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县,人们惶惶不安,到银行取钱总觉得身后有人跟踪,个个战战兢兢。

案情上报公安部,公安部派出刑侦专家坐镇指导,陕西省公安厅、榆林市公安局领导也赶赴府谷,“5·29”持枪抢劫杀人案专案组迅速成立,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韩广川具体负责线索摸排和调查取证。

现场除了两具尸体,未留下任何线索。韩广川就从寻找目击证人入手,集中调查案发时间段内所有经过车辆的行踪,锁定了11名目击证人。根据目击证人提供的线索,初步判定作案者共4人,作案车辆为无牌黑色桑塔纳,有一个嫌疑人穿一件黑白条纹相间的T恤。

很快,办案民警在转龙湾收费站发现线索。该站监控录像显示,案发后有一辆黑色桑塔纳从此经过,朝县城方向驶去。车上一名乘客穿着黑白条纹相间的T恤,T恤胸前印着一排英文字母。

紧接着,黄河大桥检查站报告,一辆黑色桑塔纳突然冲卡,朝山西省保德县方向驶去。

专案指挥部抽调一百多名警力赶赴山西保德,对全县所有镇村进行地毯式搜索,三天三夜却未见蛛丝马迹。

身心疲惫的韩广川没有气馁,决定从嫌疑人的衣着特征入手调查。当天,韩广川和专案组成员根据指挥部转来的线索奔赴石家庄市服装批发市场,核查有无出售嫌疑人穿的那种黑白条纹T恤、有无与嫌疑人外貌特征相似的人前来购买。这是河北省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三栋五层大楼里面的商铺不下五百个。为了加快排查速度,一整天下来,他们只简单吃了一顿早饭,到天黑时,硬是把五百多个商铺齐齐查遍,却无收获。

从石家庄返回的路上,韩广川再次接到专案指挥部转来的线索——两个月之前,河南清丰发生一起枪案,打伤一人,作案手段与“5·29”案相似。

韩广川立即和专案组民警马不停蹄赶赴河南省清丰县。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韩广川找到了抢劫案的受害者——一位拄着拐杖的独腿青年。据青年说,他的腿被凶手打伤,流血过多,只得截肢。

“他们几个人?”

“两个。”

“开的什么车?”

“别克。”

“有没有注意他们拿的什么枪?”

“都是长枪……”

韩广川一听,心凉了半截。这起案件的作案人数、枪支种类、作案车辆与“5·29”案都不吻合,不具备并案条件。

“就算是大海捞针,也要找到线索。”韩广川有一股不获全胜不罢休的倔劲。

刚从河南回来,指挥部又得到山西警方提供的信息,柳林县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案。没顾得休息,韩广川立即赶赴柳林县。一落脚,当地警方就给他介绍了有关情况:柳林县也是产煤区,抢劫案多发,这次被抢25万元,案子还没破,但已掌握一些线索。

为了摸清犯罪嫌疑人的特征,韩广川对受害人进行询问。两名受害人都是当地煤矿上的员工,男的开车,女的是出纳,被一辆车顶闪着警灯的黑色桑塔纳喊话拦停。两名蒙面人一人拿长枪、一人拿短枪,逼迫他们交出财物,然后把他们打昏,塞进后备厢里。受害人提供的作案车辆、抢劫手段、车辆伪装、嫌疑人特征和作案环境特征,与府谷“5·29”案基本吻合。

从山西回到府谷的当晚,韩广川就给指挥部写了一份报告,建议将“5·29”案与山西柳林持枪抢劫案并案侦查,得到指挥部刑侦专家的认可。随即,指挥部移师山西,两省公安机关联手办案,很快将嫌疑人张某怀抓获。

指挥部成立讯问组,连夜对嫌疑人进行突审。可是,张某怀软硬不吃,只承认自己参与了抢劫,至于其他三个同伙,他一会儿说不知道,一会儿说不认识,一会儿又胡乱编造姓名身份。讯问陷入僵局。

指挥部领导点了韩广川的将,让他配合市局专家对张某怀进行讯问。讯问开局依然不顺利,张某怀要么一问三不知,要么就低下头装瞌睡。

韩广川讯问经验丰富,盯着张某怀观察了半天,看出这个人江湖义气重,也摸清了他的心理弱点。“跟你交个底,你们持枪抢劫,两条人命,死罪难逃。你可能会想,反正是死路一条,交不交代都一样,不如保住你的同伙。但我告诉你,既然我们能抓到你,你的同伙落网也是迟早的事,你信不信?”

张某怀依然低着头,不言不语。

“你死就死了,你的家人怎么办?你拼命保护你的同伙,可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最应该保护的是你的家人。”韩广川与对手打起心理战。

张某怀抬起头,嘴唇动了一下,欲言又止。

“说吧,还有没有需要我们帮你办的事,只要能办到,我都会替你办好。一旦判下来,再找我帮忙就来不及了。”

张某怀的心理防线松动了:“我可以交代,但有一件事你要保证办到,就是照顾好我的家人。”

“没问题,我拿人格担保。”

“好,你拿纸笔来,我给你们写!”

张某怀写了整整一页纸,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了。“5·29”大案终于打开了突破口,不到半个月,三名在逃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归案,同时查获了作案车辆和两支自制土枪。

案子画上圆满句号的那一刻,韩广川紧绷了三个多月的神经才松弛下来。但他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主动到张某怀家里看望他的妻子和女儿,还安排他的妻子到监狱探视。妻子哭着对张某怀说:“韩警官对我们娘儿俩很关心,你就放心吧!”

张某怀和妻子隔窗相望,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文档:

中国政府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陕西省公安厅 榆林市政府网
榆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 信用榆林 三秦回家网 陕西省政府采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