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正文

关于完善未成年违法犯罪预防工作的探析与建议



发表时间: 2021年8月25日15时15分已阅读:65 次文章来源: 榆林市公安局 发布机构: 榆林市公安局


关于完善未成年违法犯罪预防工作的探析与建议

 折子瑞

摘  要  近年来,未成年违法犯罪持续走高,已成为影响社会治安的一大不稳定因素。本文作者通过深入分析榆阳区未成年违法犯罪的形势和特点,提出应加强预防青少年犯罪组织建设、保障建设、主体建设、防控建设,形成政府统一领导,各部门各司其职、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

关键词  未成年  犯罪预防  对策建议

 

 

 

近年来,未成年违法犯罪持续走高,已成为影响社会治安的一大不稳定因素。一起起案件牵系着家庭的隐痛,考量着学校的管理,刺激着社会的担忧。反观校园暴力、校园欺凌案(事)件,痛定思痛,扼腕痛惜之余,足以引起政府职能部门和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足以反思学校、家庭、社会的教育体系,足以尽快建立未成年违法犯罪预防机制,共同承载起一片保护未成年健康成长的“蓝天”。为此,榆阳公安分局对近四年来未成年违法犯罪案件进行了详实的数据分析,从侦查机关的角度深刻分析了原因,综合治安、法制及各实战单位的分析数据和研判结果,形成了此调研报告,供相关单位参考借鉴。

一、未成年违法犯罪的形势和特点

(一)犯罪率持高不下。2017年至2020年,我局共破获未成年犯罪案件5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26人。其中抢劫12起30人、抢夺1起1人、强奸5起8人、强迫卖淫1起5人、组织卖淫1起1人、强制猥亵1起2人、聚众斗殴2起4人、故意伤害2起3人、盗窃26起54人、敲诈勒索起1起10人、诈骗4起4人。年龄结构为12周岁1人、13周岁10人、14周岁19人、15周岁23人、16周岁26人、17周岁47人。

(二)犯罪类型以侵财为主。未成年人犯罪的作案原因,大多是谋取财物,抢劫、抢夺、盗窃、敲诈勒索、诈骗等侵财类犯罪占案件总数的75.8%,其中盗窃占案件总数的44.8%。作案手法从暗偷向明抢、从私下打架向公开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扩展。而且均在不同程度采取暴力威胁、言语恐吓、精神胁迫,甚至有持械聚众斗殴等情节,暴力倾向明显,多次作案,不计违法后果。

(三)未成年涉黄问题突出。强奸、强迫卖淫、组织卖淫占案件总数的12%。尤其是破获的两起强迫、组织卖淫案,性质非常恶劣。其中一起为系列组织未成年人卖淫案,抓获违法犯罪人员5人,解救未成年失足少女4名,涉及甘肃、渭南、吴堡、佳县等地辍学少女;另一起王某某、冯某某强迫卖淫案,两人均为辍学的未成年少女,其中受害者是某中学九年级学生,被强迫卖淫一次,强奸两次。

(四)作案主体相互交织诱导。作案主体本地化特色明显,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中,大部分为本地居民及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家庭贫困、家教孱弱、学业失败境况中的未成年人,为了弥补心灵空虚,发泄心中郁闷孤独,盲目寻求刺激,并带动部分在校学生参与违法犯罪。但也有部分区外青少年、社会闲散人员夹杂勾结其中,危害校园安全。公开集散于校园周边,形成了类似于市一中分校“战斗巷”等聚集场所。加之未成年性观念教育缺失,极易被引诱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衍生出了强迫卖淫、强奸等暴力犯罪。

(五)团伙从众作案特征明显。作案方式结伙化,从简单向专业发展。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因智力、心理等因素,单独作案难以得手,大部分倾向于结伙作案,相互壮胆后,更加胆大妄为,出现“事前组织分工,事中密切配合,事后研究对策”的有预谋犯罪现象,呈现流窜作案、异地销赃、使用专业盗窃工具等成人化作案趋势。

(六)教育监管保障缺位。法制道德教育缺失、家庭监管教育缺位、辍学保障机制脱节已成为导致未成年违法犯罪的主要因素。作案未成年多为“问题青少年”,家庭监管教育不力,学校力不从心,辍学的门槛较低。失教型、粗暴型、溺爱型、教唆型等家庭,形成未成年贪婪、任性、自私、脆弱、好逸恶劳、贪图享受等不良行为和习性;一些学校为了保证升学率,偏重文化课教育,放松德育教育和行为管理;各个职能部门和相关部门往往进行独立式的、单一型的防控,难于形成合力。

二、对策及建议

对此,榆阳公安分局结合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民法典婚姻家庭草案三审稿等正在修订的法律法规,将此情况通报相关部门,建议党委政府加强对预防青少年犯罪工作的领导,成立青少年犯罪专门工作机构,明确由政府职能部门负责牵头抓总,完善宣传、预防、帮扶、监管、问责等机制,形成政府统一领导,各部门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密切配合、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

(一)加强预防青少年犯罪组织建设。一是建立风险评估制度。加强在校学生的法制、安全、心理、生理教育引导,加强学生的养成教育和纪律教育,从源头上教育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学校应建立风险评估机制,密切关注学生的思想动态和家庭状况,对离异、单亲家庭以及生活困难,以及自卑、自闭、焦虑、暴躁、孤独类学生,及时、正确的纠正和鼓励引导,防止偏离正常轨道,形成扭曲心理,走上违法犯罪道路。二是将普法宣传制度化。司法部门应将把青少年特别是在校学生作为普法的重点对象,纳入普法规划;公安机关应当将法制进校园制度化,学校应当聘任专兼职法制副校长,灵活警校互动教育形式和载体,共同开展法制教育和预防犯罪教育。三是建立欺凌防控制度。针对当前频发的校园安全和学生欺凌问题,学校应当建立学生欺凌防控制度,对教职员工、学生开展防治学生欺凌的培训和教育。公安、文化等部门要深刻汲取米脂“4.27”事件惨痛教训,强化对文化娱乐场所的监管力度,积极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对未成年人使用网络游戏实行时间管理。公安机关对校园周边的“黑网吧”“黑旅馆”以及违规经营业主要严肃查处,净化校园周边治安环境。四是成立家庭教育指导机构。针对“问题家庭”和“问题学生”,应当建立家庭教育指导中心,创建家庭教育实践基地,组建专家团队和志愿者队伍,大量吸纳教学名师、家庭教育专家、公益积极分子充实到家庭教育指导队伍中,从源头上加强教育引导。

(二)加强预防青少年犯罪保障建设。从当前涉校案件参与人员分析来看,无论是校园欺凌,还是抢劫、盗窃、敲诈勒索,甚至是强迫卖淫,辍学无业的青少年是危害校园安全的主要诱因,这一现象要引起足够关注。教育部门应责成学校降低失学、辍学率,提高开除学生的“门槛”,不宜轻易把一些问题学生推向社会,给社会治安增加管理压力,添加负担。应积极探索建立辍学青少年保障机制,严防因年龄偏小、心理失衡、生活失意青少年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公安机关要按照“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方针,创新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案机制,并落实好各项保护、保障措施,避免未成年被害人遭受二次伤害;人民检察院应积极推行对未成年被害人“一站式”询问和法律授助机制;妇委会应推动建立公益性心理救助机构、法律援助站或采用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提供心理咨询、医疗救助、法律援助;脱贫攻坚应将工作重心向关爱困境青少年转移,对留守儿童、贫困、患病未成年积极开展助学、助困、助教活动,解决其感情失缺、心理失衡、生活失助等问题;司法部门做好失足青少年的教育挽救工作,预防二次犯罪;人事、司法部门应以青少年矫正对象最独立走上社会为目标,帮助文化学习和技能培训,为其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减轻社会的承载力,降低青少年违法犯罪率。

(三)加强预防青少年犯罪主体建设。一是高标准配备保安。下大力气解决校园保安人员年龄偏大、待遇偏低、能力偏弱的问题。按照社会化、专业化要求,配备正规保安,配足防护装备,加强监督指导,强化技能培训,切实发挥好校园安全第一道防线作用。二是技防措施全覆盖。完善提升校园视频监控设施,增设人脸识别、高空鹰眼等先进设施,加快推广一键式紧急报警装置与公安机关联网,为预警防范、重点人员防控、应急处突、侦查破案提供技术支撑。三是开展家校互动联动。学校要充分发动教职工,学生家长做好学校内部的自我防范,增强安保能力,严防校园欺凌,维持交通秩序,密切关注可疑人员、社会闲散人员混迹校园,反馈学生校外不良行为、不良嗜好信息,及时采取干预矫正措施。四是提高教职工录用门槛。学校应对临聘、后勤等人员主动到公安机关查询应聘者是否具有性侵害、虐待、暴力伤害等严重侵害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记录,并对发现有其他不良行为的,严禁录用危害到未成年从事教育岗位。对发现的教职工违法苗头性问题,应积极采取措施,严防造成后果。

(四)加强预防青少年犯罪防控建设。教育部门应加强与有关部门的沟通联系,充分发挥公、检、法、司和团委、妇联、关工委等社会各界的配合作用,利用各自职能优势,对涉案未成年人进行回访、考察、帮教,把惩治、矫正、预防紧密结合起来,促进建立家庭、学校、社会“三位一体”的未成年人犯罪社会预防体系。教育、公安部门应指导、监督学校依法健全各项安全管理制度和安全应急机制,完善各类预案,加强应急演练,着力提高快速反应和应急处突能力。学校要建立安全信息员制度,依托微信群等互动平台,及时搜集发布可能影响学校安全的重点人员、风险隐患类信息,严防对校园安全造成现实威胁。建设公共安全教育馆和未成年人法制教育基地,提高未成年人的安全意识和防范本领,加强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和教育矫正工作。建立健全教育、公安等多部门参与的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开展通报、研判、防范、预警工作,对公安机关通过微信、抖音等新媒体推送的各类预警防范信息,教育部门和学校应当发动教职工、学生家长大量转发宣传,形成平安校园建设警校共建的浓厚氛围。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文档:

中国政府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陕西省公安厅 榆林市政府网
榆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 信用榆林 三秦回家网 陕西省政府采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