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警方文学 > 正文

抗疫二线的琐事随记



发表时间: 2020年6月12日16时16分已阅读:344 次文章来源: 靖边县公安局 发布机构: 榆林市公安局


序曲

过年前,关于疫情的琐碎新闻都是当做段子听的,没成想放假前一天传来了武汉封城的消息,一下子,整个春节的氛围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为了响应政府“不拜年、不走亲、不访友”的号召,难得和家人一起宅了两天,挨到了大年初二,新闻里报道着全省已累计确诊病例15人的消息,我琢磨着这事儿小不了了。

果然,单位来了电话:假期暂停,全体照常上班。

1、一线

很快,县里开始部署“外防输入”工作,单位要抽人上一线防疫执勤,指标平均分下来,我们中队得抽出一人,中队长在微信群里问:

“谁去,没人去我先上了啊?”

处在风口浪尖的事儿,说没顾虑那是唬人的,我琢磨了一小会儿,他媳妇刚怀孕,我儿子已经会自个儿拉屎了,咬咬牙道:“要不我去吧。”

这时兵哥也发来消息:“我去,我去。”

中队里的三个男人都没怂。

这时中队长再发来一条消息:“我已经给头儿报名了,要不我先去打打前站,后面咱看情况,轮着来。”

“可以。”

“也行。”

后来听说,头儿因为这个决定,被大老板叫去一顿臭骂:“你们单位这是有情绪还是咋的?抽你10个人,清一色的中队长,搞对抗啊?”

头儿只是憨憨一笑,没应声。

这种问题头儿咋回答?说:“我们的中队长都心疼下面的兄弟们,不舍得让兄弟们去?”

搞得好像其他单位不心疼下面的兄弟一样,这话说不得。

事情的进展并没有向我们预想的那样发展下去,中队长去了一天,第二天是兵哥去的,然后收到通知,执勤人员不得轮换,于是兵哥在防疫一线待满了整个防控期。

2、老骥

没能去一线执勤,我也没闲着,当天就接到另一个部门老骥的电话:“你被抽调到我们这儿的疫情防控协调组了,红头文件已经出了,给你们头儿打声招呼,明天来我这报道啊。”

老骥这家伙,仗着岁数比我大几岁,脑门儿比我秃点,尽做这种先斩后奏的事。要不是和他熟,我一定和他急。

跨部门抽人的事不多。除非,那里有个烂摊子等着你;果然,那里还真有一个烂摊子等着我。

去报到的时候,老骥正在从房间里往外轰人,口罩也堵不住他的大嗓门儿,骂骂咧咧地喊着:

“出去,出去,告诉你们多少遍了,一个房间里不能同时超过五个人。一个组报数据的时候,另一个组在外面等着,围这么多人,多危险啊?”

与老骥简单沟通后,他告诉了我当前所面临的问题:

上面每天下发好几批线索要他们核查,他们的任务就是通过仅有的联系电话,想办法联系到当事人,问清楚当事人当前的情况,填表、登记、分类、汇总,然后将核查结果反馈给防疫部门,用于精准有效地疫情防控。

为此,他们部门成立了若干个核查组,问题却出在了汇总这一块儿。不同的人填同一套登记表,却填出了五花八门的格式,表格填写不规范,达不到回复标准,工作进度缓慢。

他们前期也对核查组成员进行过简单的培训,由于轮班工作的原因,一千个哈姆雷特的问题始终没能得到有效解决。

展开全面培训已经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加之表格三天两头的有更新,他们就抽人对核查的每一条线索按照核查标准进行审核,而他们部门既熟练使用表格,又完全知晓核查标准的只有燕子一个人。燕子一个人进行审核、汇总,连轴转了好几天,工作强度太大,工作在这里卡壳了,就把我给调来了。

老骥语重心长地说:“你的任务就是和燕子相互轮班,审核、汇总所有线索,让这项工作不能停止。”

我立即开始熟悉工作,当天晚上忙到了凌晨两点多。第二天早上听说,老骥他们向领导汇报完工作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3、回家

最初的几天,每天都想早点忙完工作回家,可是很多工作没有理顺,很多东西都需要重新整理,费时费力,一忙就过了凌晨。

每天晚上,媳妇儿都一遍遍地打来电话问我:“今天能回家吗?”

每次,我都是回答:“忙完就回来……估计一会儿就完了……再等等看吧。”直到最后无奈地告诉她:

“今天估计又回不来了,你先睡吧,我单位住。”

等到后来有时间回家的时候,心里又有了一丝顾虑,“每天单位接触不少人,万一自己被疫情感染,回家会不会连累到家人?”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最后经过仔细考量,还是决定回家了。

综合分析,大家在办公室工作全程都带着口罩,有较好的防护能力。经过全县各部门的共同努力,“外防输入、内防扩散”工作做的有条不紊,全县没有一例确诊和疑似病例,根据每天的汇总情况,我对全县的防范工作还是比较自信的。

最让我下定决心回家的是,单位的灶停了,外卖也停了,泡面实在是吃不动了。

之前下班都是开车沿着南环路绕城半圈,从城西到城东回家。疫情期间,我却可以开车从市中心的十字街直穿而过,不用再担心堵车,不用再感受学生放学时整座城市都变得迟滞的样子,那种舒爽与畅快,好久没有体会过了。

尤其是夜晚的城市,别有一番韵味,街头看不到一个行人,路灯却一盏不少的常亮着矗立在那里,像一个个卫兵守卫着这座“空城”,这让我想起我们的那句口号:“疫情不止,我们不退!”

那一刻,我是那么的渴望回家。

4、燕子

燕子是一个很勤奋的姑娘,干起活儿来不比爷们儿差,当然,我们干的这活儿一般大老爷们儿还真干不了。

每天成百上千条线索,她都要一条不拉得过一遍,做到心中有数。哪个批次的线索要在哪个时间点回复,哪种类型的线索要优先核查,哪个组完成的快,哪个组完成的慢,哪个组善于查哪种类型的线索,哪个组核查的线索容易犯哪些错误,这些燕子都了然于胸,并安排的井井有条。

燕子也是个很贴心的姑娘,有天中午,大家都在埋头忙活自己的工作,只有细心的燕子发现老骥坐在椅子上痛苦地揉着头,脸色苍白。燕子知道,老骥那几天各种工作连轴转,每天上午给大伙布置工作,下午开会学习上级重要指示,晚上还要向领导汇报当天工作,有时候一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在燕子的再三劝说下,老骥那天难得的休息了一下午,一觉起来,又开始生龙活虎的吼叫、训人,催促工作进度。

在我审核线索的时候,燕子就会在一旁时不时的给我杯子里添点儿水,或者放来瓶饮料;等我忙完了,她就给我递来方便面、火腿肠、酸奶等食物让我充饥;在我下班回家的时候,她也会把苹果、橘子在我兜里塞两个,让我路上吃。有时候,忙到晚上,燕子就会说:“你先回家吧,任务不多了,剩下的我来弄。”因为燕子就住在单位,有时候,我也就欣然应允了。

搞内勤工作,每个月月底都要报很多报表,有一个月实在是太忙了,忙的燕子忘了报一张平常工作中必须要报的报表,直到别人打来电话追问,她才突然醒悟。电话里简单一句:

“报个报表还能忘了啊,一天忙什么呢?”

那一天,燕子在办公室委屈的哭了。没一会儿,燕子擦干眼泪,调整好状态,继续着未完成的工作。

后来听老骥说,燕子家在外地,过年的时候本来是准备回家过年的,但是他们部门是疫情扩散初期,本县最早行动起来的单位,为了防疫工作,燕子过年没有回家。

原来,燕子是一只冬天来临前,没能飞去南方的燕子。

但是,燕子,你也是一只春天不用飞,就能感受整个春天的燕子。

5、核查组

疫情核查组的十几个兄弟姐妹共分了三个组,负责全县所有防疫线索的初步核查。

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给这些线索的当事人打电话,确认他们的身份信息及询问他们的近期状况。绝大多数老百姓都能主动配合工作,认真回答每一个问题。但是也有一部分群众自我防范意识较高,不轻易提供相关信息,有的甚至不接电话拒不配合,这给核查组的工作带来很大难度。

有一次,一名核查对象不相信核查人员的身份,小圆便主动加了对方的微信,与对方视频聊天,向对方展示他们的工作场景,工作徽章,最终得到对方的认可,顺利完成线索核查。

还有一次,刚子在让我审核线索时,说有一条线索他拨打了十几遍都没人接,没办法查。核查不了的线索我们在审核的时候都要再拨打一遍进行确认的,刚好对方接起了电话,刚子略有一次尴尬和愤慨。我简单询问对方相关情况时,对方告诉我:“我在开车时不能接电话,我开的是火车。”

无数次,我看到他们被对方一次次挂断电话,又一次次打过去耐心解释;无数次,看到他们温柔礼貌地向对方解释仍被挂断电话后的大发雷霆,再到出门抽根烟回来继续拨打电话的坚韧场景;无数次,我也看到他们因为遇到一位积极配合工作的群众而满脸的欢喜笑容,以及顺利完成一条核查线索后,向群众发自肺腑地说一句:“感谢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就我个人的工作属性而言,我是更希望看到老百姓们在接到陌生电话时提高防范意识,避免上当受骗的。

但不是每一个陌生电话都是恶意的,看到核查组的兄弟姐妹们在拨打电话一次次被质疑、被拒绝时焦头烂额的样子,我总是自相矛盾得一边窃喜,一边为他们感到心酸。

令核查组头疼的事不止于此。

他们抱怨最多的就是:“填表格式又变了?”

有些表格的优化,本来是件好事,是为了增加填表的准确率和简易性。例如,在身份证号码信息完整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套用公式,自动生成性别和年龄,在表格上可以少填两个格子。但一次次调整表格,需要核查组成员跟着一次次调整工作状态和适应能力,随时跟上核查工作的节奏。

作为汇总人员,我每天进行数据查重、建立核查数据库,能够理解表格为什么要一直更新。加之疫情的不同时期,需要核查的重点人群不同,统计内容也必须要做出相应调整。

为此,核查组的兄弟姐妹们也付出了巨大努力。

他们,是一群特别可爱的人。

6、伙食

过年期间值班吃泡面是我们原单位的传统,每年腊月二十九,我都负责买回好几箱泡面、火腿肠、榨菜等食物,再把各种口味调配开,均匀地分成十份,分发给各个中队,这是我们春节假期值班人员一到两天的口粮。

唯独今年,泡面吃的格外多。

疫情期间,为了防止交叉感染,单位的灶停了,外面的饭店也停了,外卖就更不必想。单位的厨子每天背着消毒箱负责给整顿楼的各个房间喷洒消毒液。

防疫核查组的工作时间几乎都是早出晚归,为了解决我们的吃饭问题,老骥搬来了半个商店,各种吃的、喝的堆得像座小山。我们早餐红烧牛肉面、午餐老坛酸菜面、晚餐西红柿牛腩面、夜宵香菇炖鸡面,各种口味变着法的吃。如果不想吃泡面了,还有面包、麻花、芝麻饼等随意选择,各种饮料、水果更是随意自取,这种优厚的后勤保障,谁还能挑出个不是吗?

直到有一天,有位兄弟实在是忍不了了,主动找老骥提要求:“天天吃泡面,真的够了,咱们能不能换换口味?”

“那你想吃什么?”

“给咱来几包辣条吧。”

“没问题。”

这便是我为什么偶尔回家,在吃到媳妇做的家常小菜时,也能吃得津津有味,一粒米都不剩的原因。

一个月后,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领导们在综合评估后,终于决定开灶,但是灶房要把饭按照报灶人数分成盒饭,发给各个部门,分散就餐。那时候,第一次感觉吃盒饭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截止目前,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我们已经可以正常出入餐厅就餐了。

7、二线

最难忘的事,是兵哥在一线执勤期间,穿着防护服在微信群里发来小视频,乐呵呵地炫耀他盒饭伙食好的画面。

最遗憾的事,是兵哥给我打来电话,想让我帮他写一篇先进事迹材料,而我因为太忙,没能帮到他。

事后,我和兵哥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兵哥开玩笑说:

“我的工作岗位属于二线,干了这么多年,也没得到一个嘉奖,好不容易有一次上一线的机会,还没得个奖。”

我呵呵一笑说:“要不是你抢了我上一线的机会,说不定我就能得个奖励。我看啊,咱俩就没有那得嘉奖的命。”

这事儿就这么了了。有时候,几句玩笑话就能化解我的小愧疚。

其实,工作不分一线、二线,我们只是分工不同,得不得奖也不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人总是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付出更多一些。

虽然我不能像那些真正奋战在防疫一线的英雄们一样做出什么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地事迹。但是,在这场战役里,我在我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一些努力。很多年后,在我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也能欣慰的告诉孩子们:“那时候,我不止见证过,也还参与过。”

尾声

防疫工作慢慢步入正轨,逐渐走向成功,每天需要核查的线索数量也趋于稳定。最紧张时,疫情就在我们周边县市出现,但在全县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县城在好几次有惊无险中最终平安度过。

疫情防控还远没有结束,疫情核查工作也逐渐成为了一项常态化工作持续开展,核查组的兄弟姐妹们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每天继续着他们的核查工作,一次次向人民群众拨打着核查电话。

由于工作程序不断优化,各项流程不断完善,汇总工作逐渐变得顺畅,加之疫情总体平稳,需要核查的线索持续下降,我最终回到了原单位。

截止目前,疫情防控在我国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世界却陷入了一片混乱。但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发一分光,出一份力,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作者:崔雪浪,34岁,靖边县公安局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文档:

  • * 节日我在岗 | 古城花灯夜 平安守护人    (2021年3月2日)
  • * 横山公安民警蹲点感悟:我的蹲点“五勤”技能    (2020年12月1日)
  • * 警 旗 飘 飘    (2020年8月31日)
  • * 白于山里又逢春    (2020年6月12日)
  • * 靖边县公安局开展“书香满警营”主题读书活动    (2020年4月27日)
  • 中国政府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陕西省公安厅 榆林市政府网
    榆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 信用榆林 三秦回家网 陕西省政府采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