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警方文学 > 正文

风云跌宕故乡情



发表时间: 2020年1月9日9时09分已阅读:710 次文章来源: 靖边县公安局 发布机构: 榆林市公安局


(一)

故乡名曰圪洞河。

圪洞河清澈见底的河水像一条绿色的飘带一样,蜿蜒在故乡数千人口的土地上,将故乡的土地一分为二,河西是广袤的平原,河东是丘陵地带,村民们都居住在河西,靠天吃饭,倒也衣食无忧。

故乡的河水数千年来汩汩地流,流走了宋元明清,流过了春夏秋冬。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三大自然灾害接踵而至,饥荒不期而遇,故乡河西广袤的平原上颗粒无收,村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纷纷迁往河东,靠近水的地方。

一九六二年春天,饿的面黄肌瘦的农民王石头坐在土炕上,一言不发,他的妻子李女娃腆着个大肚子,斜躺在灶火坑。

他们已经断粮两天了,房前屋后的树皮都剥的吃了,

“杀吧,杀了饱饱吃上一顿,咱们就走,再不走,河滩上也没有咱们住的地方了。”王石头红着眼睛说。

他说的是那匹花白的老骡子。

“你疯了?杀了咱们用什么耕地?”

“再不吃,命都没了,还耕地作甚?”

老骡子一声长嘶,破旧的土房子上空又升起炊烟。

(二)

二十八岁的王石头手推着胶皮轱辘车摇摇晃晃地走向河边。土车里坐着婆姨,围着一床破棉被。他在河东崖畔选择了一个向阳的地方,一边打窑洞,一边挖野菜,剥树皮,下河摸鱼吃。

一九六二年夏天,在刚刚打好的土窑洞里,王石头的儿子呱呱坠地了,给这个沉寂已久的小村庄带来新的希望。

“是个小子,就叫狗剩吧!”王石头直截了当的说。

“狗剩,狗剩,不好听。”王石头婆姨李女娃有点不愿意的说。

“你晓得甚了?名字越贱越好养。”

一九六五年过大年这一天,王石头和婆姨娃娃坐在就窑洞旁边新打的三孔气派的土窑洞里吃饭,看着炕上放着的玉米馍馍酸菜炖猪肉,王石头满意地笑了,三年时间,不仅有饭吃,有肉吃,还有这么好的窑洞,窗格子上新糊的纸,明亮的就和在外面一样。

“还是水地好啊,水地旱涝保收,再也不怕跌年成了。”王石头感慨地想。

 一九七六年,历经十年浩劫的文革结束了。十四岁的王狗剩开始在村子里的小学上学了。狗剩嫌自己的名字吐的掉渣,给自己取了一个官名,叫王玉华。老师说,王玉华记忆力好,心算能力强,以后肯定有出息。

一九七八年,王玉华辍学了。王石头死活不给王玉华学费,把在学校门口外徘徊的王玉华拉回家,拿着放羊铲子在王玉华的屁股上打了几铲子。

“咱们祖祖辈辈都是劳动人,识上几个字就行了,识的再多有什么用了?好好把光景过好,娶个婆姨才是正经事。”王石头气哼哼地扔下铲子走了。

王玉华嚎了三天,王石头不为所动。第四天,王玉华开始闷声闷气地上山放羊,下田干活了。

(三)

一九八零年,二十岁的王玉华在热热闹闹中结婚了。一年后,王玉华的大女儿出生了。

“女子出生了,还缺一个女子,这个娃娃就叫引第吧。”王玉华说。

一九八三年,王玉华的二女儿出生了。

“都两个女子了,就缺一个小子,二女子就叫招弟吧!”王玉华焦虑地说。

一九八四年,王玉华的三女儿出生了。

“光生女子,不生小子,应该要往过来换了,三女子就叫换小吧。”王玉华生气地说着,把婆姨埋怨了几天。

八十年代个一个春天的下午,靖边大地上黄沙弥漫的大风瞬间席卷而至,天空像一块黑色的布一样,劈头盖脸地压下来,放学的孩子慌张地跑着,跑着跑着就不见了,大人们抱着头也动一步西一步的往回家走,走着走着,碰伤了。接二连三的黄风让人们认识人口的急剧出生和对生态环境漠视已经严重威胁人类的生存了。在党和政府的带领下,王玉华和村民们开始在河西广袤的沙地上种植大片的沙柳,在河东的丘陵上种植大量的杨树,用来防沙护林,没有几年的时间,圪洞河的河东河西一片郁郁葱葱。

一九八六年,王玉华的儿子在计划生育政策下的东躲西藏中、在一家人的翘首以盼中终于诞生了。王玉华给儿子取名王一山,希望儿子像山峰一样高大雄伟。

王一山到了上学的年龄,死活不去上学。王玉华每一次送到学校,王一山就偷偷的跑回家了,如此四五次,最后,拿起羊圈门口的放羊铲子,朝着王一山的屁股上打。

“老子一辈子离不了铁锨把子,你总不能一辈子和老子一样吧!”

王玉华一边后面打着,一边气哼哼地说。王一山一边前面跑,一边哭啼着,一直跑到学校。从此,王一山安安心心的在学校里读书了。

 一九九零年,圪洞河村的村民们在河流上打坝造田,家家户户都吃上白面和大米,生活过的一天比一天幸福。

(四)

一九九七年,香港回归祖国的那一年,圪洞河发生了一件开天辟地以来更古未有的大事,那就是村里通了电。

十一岁的王一山就爱对着明亮如白昼的电灯看,有事没事就爱拉在窑洞墙上钉着的开关拉线,听着开关里“塔、塔”的响声,觉得无比惬意。

二十一世纪新千年。大家都说,河湾里的几亩水地光能解决温饱问题,住在河畔上没有前途。王玉华和村民们又在老一辈曾经耕种过的土地上开始拉电、打井、盖房。人们又回到了过去老一辈曾经生活过的土地。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过去想也不敢想的事情,现在都变成现实了!”已经快七十岁的王石头感慨地想。

  二零零四年,王一山考上了西北大学。是家族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圪洞河村里的第六个大学生。

 “你二叔那时候是中专生,就能当个校长,你们大学毕业至少能当一个县长吧!”王石头老汉笑呵呵的说。

二零零八年,王一山大学毕业,在西安参加工作和结婚了,买了房子,举家搬迁到了西安。

二零一九年国庆黄金周。王一山带着家人回故乡走亲访友。

金色的阳光照在故乡的土地上,小轿车在故乡的柏油马路上风驰电掣,故乡的山水像一幅幅画卷,展现在王一山的眼帘。

“故乡还是那个亲切的故乡,故乡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故乡了!”王一山感慨地想。

                  此文荣获靖边县“壮丽70年 靖边变化大” 征文活动二等奖,作者:靖边县公安局五里湾派出所 王福山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文档:

  • * 节日我在岗 | 古城花灯夜 平安守护人    (2021年3月2日)
  • * 横山公安民警蹲点感悟:我的蹲点“五勤”技能    (2020年12月1日)
  • * 警 旗 飘 飘    (2020年8月31日)
  • * 白于山里又逢春    (2020年6月12日)
  • * 抗疫二线的琐事随记    (2020年6月12日)
  • 中国政府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陕西省公安厅 榆林市政府网
    榆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 信用榆林 三秦回家网 陕西省政府采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