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警方文学 > 正文

眷 念



发表时间: 2018年8月7日9时09分已阅读:451 次文章来源: 佳县公安局 发布机构: 榆林市公安局


佳县公安局       韩少临

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生出一种眷念,眷念老家,眷念亲人,眷念儿时的伙伴,眷念我顽皮嬉戏过的那些地方……眷念我所经历过的一切一切。

我生在老城,长在老家——一个离县城15华里的小山村。我小的时候,正好遇上了那段“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本来是要在县城度过童年的。可是,三岁那年,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全家被遣回了老家那个小山村。那时,我尚年幼,也不懂得生活的酸甜苦辣,更不知道父母内心背负的苦衷,倒是那淳朴的乡情和原始的山野沟壑,让我的童年充满了欢乐和无暇的童贞。我的几位老爷爷,夏天在老槐树下,冬天在火炕锅头,嘴里叼着旱烟袋,怀里搂着小巧的我,捋着那把黑白相间,记载着他们风霜雨雪的胡子,娓娓动听地给我讲述他们所经历过的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我的那些小伙伴们,夏天和我一起钻水塘,掏鸟窝,冬天和我一起溜冰车,打雪仗,尽情的享受着天真无忧的欢乐。春天,我随大人们上山开犁撒种,山野里的一切让我充满新奇。犁地、点籽、撒粪……都是那么新鲜!快活的时候,面对着群山旷野,敞开稚嫩的嗓子吼上一阵,呼吸都感到无比的舒畅!父母看着我开心的样子,脸上也露出了笑颜,心里的那份苦楚也减轻了许多。最可心的是,秋天收获的季节,大人们的活重了,我也不停的跟着他们收割庄稼,运送粮食,可是,谁也不觉的累,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脸,声声问候,句句道贺,凝结着丰收的甘甜,高天流云和已经含着凉意的秋风,丝毫没有减弱父老乡亲们兴高采烈的情绪。是啊!谁不盼望五谷丰登、国泰民安的日子!谁不盼望安居乐业、儿孙满堂的光景呢!

嘻笑打闹中,我已到了上学的年龄。开学的头一天晚上,母亲挑着油灯,用零碎的花布拼来凑去,特意为我缝制了一个漂亮的书包。看着这别致的书包,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第二天一大早,母亲拉着我的手,来到村里的小学校,把我交给了一位面目慈祥的中年女教师。从此,我便开始了读书生涯。这位老师对我特别的照顾,我小时候的那段年月,农村的生活特别艰苦,幼小的我由于营养跟不上,长得又矮又瘦,刚上学的时候,连课桌的凳子都爬不上去,每次上课前总是这位老师把我抱在凳子上。冬天,她早早起床,把教室里的炉子生的旺旺的,我们一进教室,身上的寒冷一下子就被炉火驱走了。那时候,教师短缺,我们的小学里,仅有两名教师,而且都是离家老远的女教师,乡村学校的条件又极为艰苦,面对的都是年龄很小的小学生,除了教学,学生们的生活也要她们照顾,说她们是教师还不如说她们是保姆更确切些。然而,她们很乐观,特别是那位中年女教师,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从来不因为学生的过错而发脾气,总是循循善诱,那充满母爱的教诲,常常让我们为自己的过错而羞愧。三年后,学校改制,增设初中,她调离了我们的小学,村里的老小和同学们依依不舍的目送着她消失在远远的村口,一股酸楚不由得涌上了我的喉头。现在,她已年逾花甲,可她那时的一举一动至今留在我的脑海里。
那时候,政治挂帅,思想领先,一切都围绕“阶级斗争为纲”转。学校里也一样,评判学校工作成绩的标准不是教学质量高低,而是政治工作是不是第一;评判学生优劣的标准不是学习成绩好坏,而是根是不是正,苗是不是红。所以,学校里不是主抓学习,而是围绕政治搞活动。文艺演出、野营拉练、批判会、赛诗会、武术比赛、到基建工地扭秧歌等等,名目繁多的活动搞得如火如荼。那时候,我父亲被定性为“牛鬼蛇神”而下放到一个偏远的公社改造劳动,母亲也因为是“牛鬼蛇神”家属回乡务农。那年月,只要戴上政治帽子,就会处处受到歧视,所有的人都和你划清界限,连三岁小孩都会对着你吐唾沫。然而让我们感动的是,村里的老小并没有因为这些疏远我们,而是常常暗地里帮我们。母亲因为有病不能下地干重活,村里的干部们就把她安排到缝纫组做衣服,地里的庄稼收不回来,邻居们就放下自己家里的活帮我们收。我在学校里也受到了特殊的关怀,老师们格外的招护我,有同学欺负我了,老师们必定要把这个同学训上一番,还要给他上个“紧箍咒”。乡亲们心里明白,那个年月,黑白是颠倒的,道理是说不清的。为了报答乡亲们的恩情,母亲尽其所能,努力劳动,我也处处上进,力为人先。

一晃几年,我该上初中了,可是刚上了半年,村里的初中被撤了。父亲领着我跑了好几个学校,好说歹说,最后把我转到了县二中,开始了新环境下的学习生涯。十三、四岁的孩子,从来没离开过爹娘。面对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我感到寂寞极了。一礼拜好像比一年还长,好不容易盼到星期六上完课,赶快给班主任老师请个假,拔腿就跑。十几里山路,上坡下洼,不到四十分钟就进村了。村里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大爷叔婶们笑嘻嘻的一声招呼:“娃回来了!”,让我的眼泪直想往下掉,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就这样,到了1979年,父亲的问题得到彻底平反,组织上恢复了父亲的一切待遇和我们的非农户口,我们一家又搬回了那座饱经风雨的老城。临行前的几天,我们家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村里老少都来道贺送行。父亲母亲热泪盈眶,语句哽咽,一时不知说啥才好。临了,我们一家人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那个让人留恋、让人怀念的小山村。

此后,我高中毕业,参军、工作。空暇之余,我总不忘回到老家看看。而今,十几岁的小娃娃,已经步入不惑之年,儿时的伙伴业已儿孙抱膝,父辈们有的已经过世,虚入他界。可是,那山那水,那情那意,依然如就,一辈子也无法从心头抹去。那些年月,那段记忆,永远让我难忘,让我眷念。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文档:

  • * 最美年画    (2019年3月11日)
  • * 道不尽的红枣情    (2019年3月11日)
  • * 四十年风雨历程 四十年奋进前行    (2019年2月1日)
  • * 这四十年    (2019年1月24日)
  • * 霜叶红于二月花    (2019年1月15日)
  • 中国政府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陕西省公安厅 榆林市政府网
    榆林交管信息服务网 信用榆林 三秦回家网 陕西省政府采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