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英雄模范 > 正文

我身边的好警察——高智君



发表时间: 2017年4月26日9时09分已阅读:785 次文章作者: 榆林市公安局


他是风雨中的伫立,风雪中的坚守;他是雷霆万钧的出击,海角天涯的追捕,他是春风满面的上门服务;他是危难时刻的有力双手。请为#我身边的榆林好警察#点赞。

高智君, 1979年3月出生, 1999年7月榆林学院毕业,1999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先后在榆阳分局镇川派出所、刑警大队工作,2010年3月任重案中队长,参加工作以来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五次并多次获嘉奖和先进工作者。先后被评为公安部打黑除恶先进个人、陕西省优秀共产党员、陕西省优秀人民警察、陕西省公安机关汪勇式个人、榆林市市直机关十大杰出青年、榆林市十佳民警。其先进事迹先后被《人民公安报》、《陕西日报》、《政法天地》、《榆林日报》等多家媒体刊登报道。

从警17年,参与了3000多起案件的侦破,打击处理案犯2000多名,参与命案侦破100多起。参加工作以来,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获嘉奖8次。先后被评为“公安部打黑除恶先进”“陕西省优秀人民警察”“榆林市人民满意民警”。他就是高智君,榆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重案中队队长。

有人说,当刑警威风、帅气,破案刺激、神秘。

但在现实中,又有谁知道,这些赞誉的背后蕴藏着多少艰辛困苦,饱含着多少酸甜苦辣,经受了多少正与邪、血与泪、生与死的考验和较量。

“不吃苦就做不了好刑警。”

——满腔正义踏上刑警之路

高智君,1999年大学毕业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先后在派出所、刑警大队工作。由于工作认真、业务能力突出,2010年,担任榆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重案中队队长。

“对一名刑警而言,明天永远是一个未知数,无法预知下一起案件是什么,下一名案犯是谁,下一个蹲守地点在哪里。”高智君参加工作后,出差、守候、追捕、审查成了家常便饭,在他的柜子里,除了放满全国各地的交通图外,还有一个大包,里面备着基本的生活用品。高智君说:“一旦接到出差任务,研究好路线,我拎着包带着案卷立刻就能出发。”仅2012年,高智君在外出差就达8个月之久,“出差专业户”的称号也由此在同事中传开。

2002年农历腊月二十三深夜,高智君要去安塞解救一名被绑女孩。出发前,迷信的奶奶对孙子千叮咛万嘱咐:“今天日子不吉利,不能出远门。”“那女孩生死未卜,我们干刑警的就应该风雨无阻,不吃苦就做不了好刑警。”高智君安慰了奶奶几句,就匆匆离去。漫天风雪夜,警车行驶在曲折的山路时不慎滑下30多米深的悬崖,致高智君右大臂骨折,双侧血气胸。“我被延安的民警送到延大附院抢救才捡回来一条命。”高智君回忆说,“受伤后,亲戚朋友们都劝我换一个清闲的岗位,别拼命了,可是我对刑警工作实在是难以割舍,最终家人还是尊重了我的选择,我继续留在了自己热爱的岗位上。”

“我们的工作有群众的期待和拥护。”

——嫉恶如仇赢得百姓爱戴

高智君经常在想,人生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做刑警苦、累,顾不上家,随时流血流汗,没有丰厚的金钱和优越的物质。但是,我们的工作有群众的期待和拥护。”

高智君在刑警大队一干就是13年,近年来,在他的指挥和参与下,重案中队破获了一批影响巨大、群众反响激烈的重特大刑事案件。自2008年下半年以来,榆阳、佳县、神木、府谷、绥德等地赌博蔓延较为迅速,且这些地域参赌人员相互往来,形成了一个较大的参赌人员群体。在暴利诱惑下产生“流动地下赌场”。高智君摸底调查后得知,榆阳“地下赌场”基本被以李某等为首的恶势力团伙所控制,团伙间为利益而聚众持械斗殴、抢劫赌场,对拖欠赌资的参赌人员进行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绑架勒索等。在掌握了上述团伙的确凿犯罪证据后,高智君根据实际情况,分两组分别在西安、榆林两地同时展开抓捕,李某团伙十余名主要骨干成员全部落网。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要求将李某恶势力团伙按榆阳区乃至榆林市建国后的第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办理。高智君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保证该案得以顺利开庭审判,有效地打击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保证了老百姓的安居乐业。

2014年4月7日,榆林二院单身女护士曹某在出租房内被杀,身中60多刀。死者父母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我们以后可咋活呀!”

“奸杀?仇杀?情杀?还是抢劫杀人?”高智君走访出租屋、建筑工地、企事业单位,跑遍了周边20几个市县的公安局、看守所。发协查、贴画像、查电话记录,仅甄别各类线索就多达1000余条。当锁定犯罪嫌疑人李某某时,李某某正乘着火车逃往贵州,“必须在案犯到达目的地之前追上火车,在车厢内抓捕!”于是便上演了现实版的汽车追火车、小车追大车行动,最终将案犯成功抓获。

“今生唯一愧疚的就是家人。”

——侠骨柔情演绎英雄本色

“总想对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总想对你倾诉,我对生活是多么热爱……”

每每听到这首歌,高智君便热血沸腾,甚至泪洒衣襟。“我今生唯一愧疚的就是家人。”

高智君的妻子由于体质较弱,患有过敏性鼻炎,2012年8月,鼻炎加重,引发哮喘。医生再三叮嘱,一有情况要立即送医院。而高智君却因公安部督办的一起案件,必须去外地追踪。8岁的儿子知道父亲的工作后,像个小大人似的安慰道:“爸爸,别忘了咱们家还有我这个小男子汉呢!我都会帮妈妈拖地板了。”儿子的话让他觉得既幸福又愧疚。

今年儿子已经10岁了,读小学四年级。每次都是妈妈去参加家长会。有一次,儿子背着妈妈悄悄地告诉他:“爸爸,你也去我们学校办一次案吧,不要让同学们以为我没有爸爸!”

节日里,儿子经常通过手机发来家人团聚的照片,里面唯独没有自己,高智君失落地想:“这个节日又不能陪家人了……”

高智君说:“从警这些年,一路走来,我成长着、积累着、收获着、感悟着。刑警苦,但苦得值得。因为我们的苦能为老百姓换来安宁。如果有下辈子,我还做刑警!”

上一篇:
下一篇:



【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文档:

中国政府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陕西省公安厅 榆林市政府网
榆林交管信息服务网 榆林消防支队 三秦回家网 陕西省政府采购网